星期一, 6月 30, 2008

雨過天晴

婆婆已經好返好多,龍精虎猛,仲好好胃口添,於是我前晚就用師兄教的方法,send完最後一次心經。


其實本來我不嬲都無插手,今次的介入主要都只是不想婆婆去得太辛苦,所以先會出手。袖手旁觀是有原因的。第一,其實以前試過有相似情形,已經同外母講可以試下幫手,但是她似乎未太相信。第二,我覺得有些事情都是她們的功課,若果她們沒有把自己功課做好,我就茂茂然出手,她們的功課不會完,若然今世都未有把功課做好,只會令到她們下一世也要完成今世未完成的功課。

好似尋日外母同我講,話婆婆隻手都仲有少少痛,於是我就話其實心有事隻手有機會會痛,當然我只係估估下。不過外母就不太相信,當然未必係事實,但係似乎佢都仲對經胳中醫等等未係太過接受,只是對我說醫生有幫佢醫。。。我絕對無估錯,西醫只是開了止痛藥,那算得上是醫呢???可惜我的中醫情度,只是一知半解,未能幫上任何的忙。

只有希望她們及早了解她們的功課,並把它做好。

2 則留言:

Yan 說...

可能只係timing未到,到的時候佢地自己會做到自己的功課,好多野都強求唔來...

冒險家 說...

完全同意,其實我都已經化化地架喇,只係想寫出我地練reiki响屋企會遇到咩情形,同大家分享一吓咁解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