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23, 2008

不經不覺又不知不覺

不經不覺學左reiki已經滿一年了,不經不覺又上左reiki master喇,回想一前年啱啱知道reiki的時候,心態上的改變真是不少。其實我之前都是抱住戰戰兢兢的心情學reiki,又抱住半信半疑的心態跟alan學。學左成年reiki,越來越相信reiki在個人健康上,真係可以幫到我,試過很多次感冒初起,只要keep住練功,十次有九次都可以好起來。當然跟左alan一年,亦越來越對alan有信心。說得白一點,在free trial session(即係一般叫做healing night或free talk)上,因為同alan無直接交流,而個人對free trial session的感覺亦不是太大,可能因為只是給上了一堂的師兄師姐幫手,坦白說,當時有個感覺"唔係呱。。。。",所以自我心態上已經block死左。

就是這樣,本來我是對reiki沒有太大信心的,當然亦覺得學reiki有少少貴。因為學氣功都只要三幾百就可以學識,我亦跟過三幾個師父學過唔同門派的氣功。只不過氣功真的要很長時間的苦練,方可以練得有氣感,更莫說要發氣幫人。就講到最基本要記得整套功法的動作,亦已經要每天多加練習。我已每天花了半小時,連續練了一年的時間,亦免強只有少少少少氣感。功法上亦只係東記得少少,西記得少少。忘記的原因,有的功法實在太多動作,有的功法動作難度對我來說實在是太難,又有的是我太懶,又有的是我記性不夠好,加加埋埋就成了這樣的後果。以上等等竟然到最後成為我學reiki的一大推動力,因為上完一堂的同學,他們已經可以發氣幫人,而且亦不需要記任何特別動作,練功亦只是做healing或者靜坐等等,真是最啱這麼懶的我。

但是沒有機會試過師父的功力,始終信心不太大。。。再說得白少少,不是terry師兄大力推薦Alan師父,我真的可能已經跟第二位出名平的師父了。後來同一個舊朋友傾開,原來佢就是跟我初初心目中的師父上了reiki,再跟她詳談,先知Terry師兄的確無介紹錯。而我的朋友因為種種原因,已經無再學reiki。甚至就連用也沒有,因為她己對reiki失去信心了。幸而得知Alan的教學方式真的比較啱我,不過Alan就好似苦瓜一樣(先不要鬧我。。。),我不是說Alan苦口苦面,苦瓜表面平平無奇,初入口只有苦味,要再三慢慢品嚐,先可以由苦味食出甘甘地的味道來。

另外,個人心態上亦有不少轉變,經過無數的課堂,令我明白到,我地的念力實已經增加不少,亦令我明白到,做人做事真係要更加正氣正念。睇左少少靈修書,又經常聽到大師似有意無意的一番說話,令到我比以前更加了解能量世界的運作,講人壞話就真係可免則免。現在的我,盡可能都會向好的方面想人和事。當然我亦是一個人,有情緒,亦會發老皮,少不免都有講少少人壞話,不過發生的機率真是少了,講的時候亦收歛了,說的負面說話留有多點餘地。

不知不覺之間,個人敏感度亦增加了。此等變化,好多時也是在我意識之外,悄悄的進行。現在若然有一位天眼大開的師兄師姐在我左近,我的天眼就好像被緊緊握著一樣。同學昨天問起,我還以為是今年近MBS才開始,在回家的路上才驚醒,原來早在上年學無尚瑜珈,不知不覺間已有這樣的反應。除了天眼外,有時亦可以感應到身邊人的身體情況,不過不是次次也有感覺,亦試過感覺與事實不乎,亦即係感覺錯了。

還有就是大力了,不是說力氣的力,是說氣的勁度。當然偶然也會遇上石人,即是無論做得有幾勁,有幾激,佢都會話你聽無feel的人,我亦不例外,無論我點出力,幫佢用到幾激的方法,佢都係無feeling,上了Master後,曾經有點諗過再抓他出來試一吓。。。但是再想深一層,佢feel到也好,無feel亦好,真是不太與我有關係,無用浪費心力在這等無聊事上。人一般也喜愛吃甜的,因為甜的食物一般比較多熱量。而人多不愛吃苦的食物,因為有毒的食物多數帶有苦味。。。,總相信事出必有因,這可能是他的功課吧。

1 則留言:

vivian 說...

i think it is true that the negativity you send out "talks behind one back" does comes to you in some way (actually the book said it affects you more than the one you hold grudge to).. so like you, I try to minimize holding grudge on someone or talk negatively about somebody... but still sometimes it is hard...

it is one thing to do and the other to act it out.. coz we are humans afterall.